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激进的猫

心似浮云常自在,意如流水任东西

 
 
 

日志

 
 

古代三大爱情悲剧打造三大著名成语(转贴)  

2008-01-03 21:38:07|  分类: 网络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个爱情悲剧:金屋藏娇

    题记:娇,指汉武帝刘彻的表姐陈娇,小名阿娇。汉武帝刘彻小时候十分喜爱这位青梅竹马的大表姐阿娇,并说要建造一座金屋让她居住。于是,后世便有了“金屋藏娇”的成语。

  还是孩提的时候,刚刚被册封为太子的刘彻说:“彻而得阿娇为妻,必筑金屋藏之”。那时阿娇天真纯净的心装下了刘彻那清澈明亮的眸子,也装下了这段两小无猜的誓言。

  春华秋实,冬雪夏雨,日子在美伦美奂的周而复始的变化中不断地流逝,阿娇终于等来了刘彻入主东宫,做上了大汉的第六世皇帝,当然也等来了期盼已久的大婚。阿教她身着大红喜服,头戴风冠,明眸皓齿,巧笑嫣然。在满朝百官的贺拜声中缓缓的走向你那高傲得不可一世的新郎。大礼过后,刘彻揭开红盖头的瞬间,阿娇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金碧辉煌的宫殿,耀眼的琉璃,灿烂的流苏,华丽的陈设,这不就是一座最好金屋吗?刘彻温柔地搂着阿娇玉软香温的腰肢,无限深情的说,今生今世,彻与阿娇不离不弃!这一刻,金屋的光芒光耀四方。

    一切悲剧,源于刘彻移情于一个叫卫子夫的歌女,于是温馨的长门宫变成了一座冷宫,于是金屋便成了冰屋!朝朝暮暮,岁岁年年。寂寞如雪,思念是伤。

“日黄昏而望绝兮,怅独托于空堂。悬明月以自照兮,徂清夜于洞房。援雅琴以变调兮,奏愁思之不可长……”

    一曲《长门赋》,回首数十年,春也没春过,秋也没秋过。童稚的纯真失去了,美好的青春错过了,只换得长门宫内无限的冷清,无限的寂寞。春去秋来,冬至夏归,阿娇每日彻夜难眠,斜依宫门,临风而立,在碧海青天夜夜心的守望中寻找着那遥远的爱情轨迹。

    阿娇欲借文人笔墨,感悟主心,她命宫人日日传诵,希望为刘彻能听到而回心转意。但《长门赋》虽是千古佳文,却终挽不回刘彻的旧情。其母长公主死后,阿娇寥落悲郁异常,不久也魂归黄泉。人无十年好,花无百日红。卫子夫虽取代了陈阿娇,贵为皇后。但她也有年老色衰的时候,卫子夫不久也步陈阿娇的后尘受到冷落,结果悬梁自尽了。就这样,一时为世人倾慕“金屋藏娇”最终却演绎成为了流传千古的爱情悲剧。

第二个爱情悲剧:劳燕分飞

    题记:劳,伯劳,鸟名。《乐府诗集·杂曲歌辞八·东飞伯劳歌》:“东飞伯劳西飞燕,黄姑织女时相见。”后以“劳燕分飞”比喻别离。瞿秋白的《赤都心史》中说道:“兄弟姊妹呢,有的在南,有的在北,劳燕分飞,寄人篱下。”叶圣陶的《前途》中也说道:“惟自辞师他适,互为劳燕,非第无接席之雅,亦且莫通音问。”

    其实,“劳燕分飞”成为家喻户晓的著名成语,还是从一个爱情悲剧发生后才开始的。这个爱情悲剧就是南宋陆游和唐婉的故事。

  红锦地衣,喜烛绘龙,黄金流苏,彩灯高悬,洞房之中一片徘红。今天是少年陆游与表妹唐婉的新婚大喜,绣花盖头之下,新娘眉目含春,深情款款,青梅竹马的他们原以为从此以后诗书和唱,白头偕老,想不到两年后仍旧是情深缘浅,劳燕分飞。

  不是彼此不爱,而是爱得太深,爱得忘乎所以,爱得忘了家教礼法,爱得忘了你陆郎的学业功名。于是你得到了婆婆指令的一纸休书,你至死都不明白深爱你的表哥竟然违不了父母之命,会在那一纸休书上签下大名!那夜你哭了,他醉了,从此你们便是海角天涯,相见无期。

  “藕丝不断莲心苦,分明一见怕消魂,确愁不到消魂处”。沈园再遇,十载流年,唐婉已另嫁,陆游也再娶,两两相对,默默无语,一瞥之后唐婉飘然而去,留下万分惆怅的陆游,痴痴的立在地原地,久久不肯离去。

   曾记得携手南山,采菊为枕。曾记月下吟诗,雪夜寻梅。曾记得围炉私语,挑灯猜谜。曾记得夏观风荷,秋赏红叶。一幕幕前尘往事和着一曲《钗头凤》如诉如泣,吟唱千年。你也在那个秋雨缠绵夜化着一缕残云随风而散。

    唐婉啊唐婉,乐羊子妻的故事你一定听过,为什么不去学学她的旺夫秘诀,去剪断一匹布,让你最亲爱的的陆游断了儿女情长之念,一心一意去寻求高升之路,仕途之门,也许你们的婚姻就不会劳燕分飞各西东。然而,唐婉却不是乐羊子妻!

第三个爱情悲剧:红杏出墙

    题记:宋·叶绍翁《游小园不值》诗曰:“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春风满园关不住,一支红杏出墙来。”原形容春色正浓,春意盎然。后喻女有外遇或偷情,不守妇道,常用此语。

    步非烟,唐代才女,河南府功曹参军武公业小妾,色艺双绝,与邻家赵象赵公子两情相悦,暗通款曲,不幸被武公业发现,鞭打致死,留下了一段“红杏出墙”的千古传奇。

    “才话别已深秋,只一眼就花落。窗台人影独坐,夜沉的更寂寞。一段路分两头,爱了却要放手。梦在千丝发间,我在梦里搁浅。月光浸湿从前,苍白了的想念。”

    暖阳高照,柳树摇风,步非烟神情萧索,柳眉微蹙的坐在青石阶上,回想当初父母之命嫁于武公业时的种种往事,一声轻叹恬淡而落寞。才貌俱佳的你一心盼望有一位才华卓尔不群的多情公子与自己相伴终身,偏偏事与愿违,你嫁了一个无半点才情的粗人,父命难为啊!

    一幕猝不及防的邂逅来得炫目,你朱唇未启,他不曾停留,因为你是罗敷有夫,因为他是邻家的书生。一步之差,缘已晚,情未了。刹那间的相遇你己倾心,这爱来得简单决绝,这爱来得甘心情愿,这爱来得义无反顾。你不要重金予赠,你不求长相,只厮守惜那惊鸿一瞥时澎湃于心的炽烈与飘荡于眉宇间的片刻的温存,在他那暧昧里沉沦,在他那挂怀里沉溺,在他那销魂彻骨的柔靡中沉醉。甘愿中这盏相思的毒,哪怕,见血封喉!也许你已满足,爱情本是一个人的感受,付出本身已是一种收获。但是,你爱的那位赵公子,作为一个男人,整整的两年无所作为,一味的沉溺在愉情之中,连带你私奔的念头都没有,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在他眼里你是细雨,是闲花,荡过之后,不闻不见,而你却用你那风抚弱柳的肩,淡定从容地肩承担了这场孽情带来的所有悲哀与不幸,无怨无悔。

    你说;“生既相爱,死亦何恨。”艳绝天下的才女呀,你真的好傻,也许,那位赵公子只是惊艳你的美貌而一时兴起,或许,你只不过是他单调生活的调剂品,而你竟用生命换来了红杏出墙的千古骂名,值吗?是你错了?还是因缘错了?难道这就是宿命!

    流水落花,情逝人远。繁华落尽,满目尘埃。千年一叹,袅袅余音,只是,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爱,不知所依,而至死不渝!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